启蒙阶段过后,编码编程是“真枪”的考验

“乔布斯11岁开始编程,最终成为传奇,比尔 盖茨13岁开始编程,31岁成为世界首富,未来文盲,现在是一个不懂编程的孩子。”。最近,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在许多幼儿园和教育机构门口推销孩子的编程课程,他们期待这些旗帜能让希望者挂掉。

幸运的是,很多家长都有“镇上问题制造者”的背景,对儿童编程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加上近几年儿童编程市场开始洗牌,不少机构相继打雷、冷水淋浴,温度急剧下降。尤其是在中小学编程开始纳入教育体系时,是否需要让孩子“飞”、“添餐”,就要打上问号。

编程背后隐藏着数学和逻辑能力是“道”,语言代码和平台是“术”的逻辑。锻炼孩子的数学和逻辑能力有很多隐含的方法,比如父母和孩子一起玩桌面游戏、玩数独、玩拼图等。学编程是绕大弯的。在业内人士看来,简单的插件编程机器人和图形编程其实都只是启蒙的“玩具”,在真正意义上的编程还有很小的差距。启蒙阶段过后,编码编程是“真枪”的考验。

把编程仅仅作为一种“兴趣”,如果能让孩子知道有这样的思维模式,就值得推广。但问题在于,现在的少年编程,像多年的奥运训练一样,与投资者扩大市场规模和对盈利的渴望,与一些家庭的教育焦虑偶然“合谋”,成就了一条新的教育竞争之路。

启蒙阶段过后,编码编程是“真枪”的考验 热门话题

儿童编程无法解开教育上不安的“结”,即使儿童编程的热度消失,总有一天也会在下一个产业“收割”家长的钱包。

[今日快讯]

家长试图借助教育消费,帮助孩子获得更多的知识和文化,而这种看似缓解教育焦虑的消费行为,实质上带动了“剧场效应”,加剧了焦虑的发生和蔓延——目前家长率先站起来,挡住了后排的视野人们不得不站起来我们投入无序竞争的洪流。


1g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杭州池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